包贝尔,怎么就破防了

并不是要令电影人出丑

  在那段文字中,包贝尔不仅“亲切问候”程青松,还提到了为自己写下获奖评语的李宁。

  “我问了,写评语的李宁不是新丽电影总裁李宁,是哪个李宁,是那个著名运动员李宁老师么?”


网传包贝尔炮轰程青松截图

  “金扫帚奖”从2009年至今,已经“顺利”举办了13届,不同于多数电影奖项都是表彰、鼓励电影作品及主创人员,“金扫帚奖”的定位是评选每一年度表现最令人失望的电影及电影人,堪称“打脸式评奖”。

  13年来,“金扫帚”奖始终伴随着激励行业进步和哗众取宠两种不同的声音,这一次包贝尔的“破防”,令这两种观点再次碰撞。

  “迟来”的争议

  “我们是今年7月27日公布了奖项结果,包贝尔的朋友圈就是获奖当日发的。”程青松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。

  那天,包贝尔发布相关内容之后,程青松便通过朋友得知了此事。“朋友不仅把他发布的内容给我看了,还善意提醒了对方这样的言论不合适。”程青松说。

  据程青松回忆,当天包贝尔发布那段文字不到5分钟,便自行删掉了内容。

  “既然他自己删掉了内容,我就觉得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,也不需要过多地解释什么,可谁想到,过去了2个月,这个截图突然又在社交媒体上火了。”

  在本届金扫帚奖中,包贝尔凭借电影《阳光姐妹淘》收获了“最令人失望导演奖”,在电影上映时,便呈现过口碑一边倒的指责声。

  韩国原版《阳光姐妹淘》豆瓣评分8.8,有56万用户打分8.8,好过98%的喜剧片和97%的剧情片。包贝尔的翻拍之作豆瓣评分为4.4,仅为原作一半。


《阳光姐妹淘》豆瓣评分对比图/豆瓣截图

  所以,当包贝尔对程青松爆粗事情发布之后,部分网友更是毫不客气地站在了“金扫帚”的一边。

  “我觉得这个奖给包贝尔不冤,没人否定拍摄一个影片需要工作人员付出心血,但付出心血不等于电影不烂。翻拍成这样,我觉得导演确实有问题。”一位网友直言不讳地指出。

  “这部电影明明有韩国原版‘珠玉在前’,包贝尔愣是抄都没抄明白。”另一位网友表示。

  很快,网友想起了王宝强。

  2018年,王宝强当导演执导的电影《大闹天竺》也获得了金扫帚奖。颁奖典礼,王宝强大方地来到现场,亲自领奖,还诚恳谦虚地表达了歉意。

  当时王宝强表示:“虽然它不是个光彩的奖项,但可以鞭策人进步。我亲自来接受大家的批评是因为我爱电影,尊重电影,尊重观众,尊重在座的前辈们。我第一次当导演确实欠缺经验,有很多不足,我相信经过努力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导演。感谢这个奖项给我个机会,对观众说声对不起。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领这个奖。”

  随着事件发酵,“金扫帚”奖评选的标准、尺度和目的同样被质疑。

  “碰瓷”影视行业从业者、“哗众取宠”、“自娱自乐”等言论也再次出现在社交媒体中。

  “打脸式评奖”

  2009年,金扫帚奖由《青年电影手册》主编程青松创办,从名字上很多人能联想到“金酸莓奖”。

  金酸莓奖每年在奥斯卡奖放榜前公布,而金扫帚奖也在每年年中,颁给由网友、专业电影评审评选出的中国年度最差导演、演员、电影作品。


程青松。图/程青松个人微博

  有关于包贝尔指出的评奖公平性的问题,程青松表示,“我们每年都会在平台(注:《青年电影手册》公众号)上公布投票的规则,第一轮是网友投票选出初选名单,第二轮是专家投票。”

  “我本人不是评委,也不存在我要给谁的奖问题。不了解这些(评选)规则的人,我不可能专门去讲一遍。”程青松说。

《青年电影手册》公布了所有评委嘉宾的选票结果:27名评委中,每人手中2张选票,《阳光姐妹淘》获得了13票,郑晓龙执导的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获得了19票。

  最终《阳光姐妹淘》与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两部影片的导演获得了本届“最令人失望导演奖”。

  此外,本届金扫帚奖最令人失望影片有三部,分别是:《日不落酒店》《图兰朵:魔咒缘起》《李茂扮太子》。

  最令人失望编剧是《李茂扮太子》的编剧高可和杨晓丽。最令人失望男女演员分别是《李茂扮太子》的常远和马丽。

  那个令包贝尔遍寻不到的“李宁”,虽然不是运动员李宁老师,但是确实是一名老师,找到他的难度并不高。

  现任某高校艺术与传媒学院讲师的李宁已经先后3次担任过金扫帚奖的评委,他向中国新闻周刊还原了自己参与评奖的过程。


李宁撰写《阳光姐妹淘》获奖评语图/青年电影手册微信公众号

  “在今年金扫帚奖经过网友初选、专业评委们终评两轮投票决定了获奖名单后,当时《阳光姐妹淘》导演被选为最令人失望导演奖之一,是我来承担了撰写评语的任务。”

  在撰写最终的评语之前,李宁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包贝尔执导的《阳光姐妹淘》。为确保撰写评语的公正可信,他还重新对比看过了韩国原版和日本改编版两部影片。

  “客观说,包贝尔版电影的一些段落中,对于女性之间的情感表达还是挺细腻动人的,倪虹洁等演员的表演也比较亮眼。但对比下来,包贝尔的影片基本沿用了原片的故事框架和人物设定,甚至在一些场景的镜头运用方面也是如出一辙,但却在本土化方面做得不够好。”

  李宁举例称,韩国原版是把姐妹情谊放到韩国本土社会历史的语境中,但国产翻拍版的姐妹故事似乎漂浮于现实土壤之上。

  “最典型的就是两伙女生街头混战那场戏。在一定程度上讲,这部片子还是在重复前几年国产青春片热潮中的怀旧叙事的路数,没有拍出令人称道的新意。”李宁表示。

  和李宁不同,文化学者叶匡政从第一届金扫帚奖便是评委。叶匡政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,“我们评奖除了影片质量糟糕以外,还有另外一个标准,它必须要有一定的知名度,是大制作,大导演,大明星,大范围的宣传,或者是高票房的,才有资格参评。”

  在叶匡政看来,有市场效应的糟糕影片,远比那些默默无闻的糟糕影片,更加糟糕。

  一位多年关注金扫帚奖的电影爱好者表示认可叶匡政的看法,“部分掌握营销密码的制作方,以大牌明星和经典故事为噱头,又以多种商业元素进行乱炖,强行制造卖点哄骗消费者买单,虽然屡屡恶评如潮,但总能收割高票房,这个趋势确实是很糟糕的。”

  但事实上,虽然有清晰的评判标准和评委会制度,但多年来“金扫帚奖”除了引发了一次又一次的流量关注外,仿佛对行业本身并没有实际推动。

  作为一个面向公众的公开奖项,金扫帚奖的评委嘉宾最初多为影评人,但少有业界大咖出任评委。像《地久天长》编剧阿美,金鸡奖获奖导演刘苗苗,知名演员陶红就已经是评委中最大的“腕”了。

  有人说,金扫帚奖的知名度甚至还没有创始人程青松个人名气大。

  “批评的声音”

  程青松介绍称,金扫帚奖创办的初衷并不是要令电影人出丑,而是诚心诚意地希望通过这个奖,让电影机构和电影人时刻反省自己的创作,尽力促进中国电影的良性发展。

  一些电影明明观众反响很差,但“业内人士”却纷纷叫好。电影批判越来越缺乏真实的声音,于是程青松决定创办金扫帚奖。

  由于奖项关注度不高,又因为批评的属性很难获得商业化包装,创始人程青松只能自己掏腰包。

  程青松坦言,非常幸运自己不曾被任何资本干预过评选,但这个金扫帚奖想办下去也确实也要有一定开销:“主要是活动场地的费用,制作奖杯的费用。”

  第一届颁奖时程青松自掏腰包,斥资5000元,在一个非常简陋的露天场地举办,这些年有一些企业会在场地等环节友情赞助,“只要能解决颁奖活动的基本开销,我就会一直办下去。”程青松说。

  在李宁看来,金扫帚奖的存在,其实是在呼吁“批评的声音”。

  “每年国产影片的拍摄量是很大的,这里面出现一些泥沙俱下的现象也就变得很正常,我们评这个奖项,并不是指出电影行业遇到了很严重很糟糕的发展问题,而是我们认为,未来的电影从业者包括投资方应该越来越谨慎,把钱和精力可以花在刀刃上,提质减量或许是未来一个良好的趋势。”李宁对中国新闻周刊说。

  “早年间,导演马伟豪获奖派助理来领奖了,得过最差男演员的小沈阳也在微博上表示自己虚心接受,王宝强更是亲自来拿奖,而这几年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”叶匡政说。

  “他们从心里不接受自己拍摄的影片糟糕,这在我看来一个很大的问题。”在叶匡政看来,金扫帚奖,更像是一种行业的自我管理,艺术创作力的提升,更多需要自我管理。

  “有观众的投票,有观众的批评,还有业界专业评委的批评组成了一个真实声音的发声平台,我认为它有助于电影行业促成自律机制。”

  叶匡政表示,无论是诗歌界、文学界,还是艺术界的其他领域,整个人文社科界,都没有这样一个奖项的存在。因为投票是公开的,在行业内会比较得罪人。

  “其实很多领域,都应该有这个奖,因为一个领域它有最佳的话,它往往也会有最差,电影本身自带工业化属性,观众他因为电影宣传或者宣发做得很好,或者演员导演的名气很大,消费了糟糕影片,往往只能自认倒霉,他也没办法去找电影院,或者是找导演去索赔。”

  叶匡政认为,电影行业必须有这样一个奖项,至少可以给观众一个消费了糟糕影片后的发泄渠道。

  “其实每一年,如果有流量明星得了奖,我在微博上都会遭到粉丝围攻。这个都无所谓,我也不在意。因为键盘上的东西对我来说不造成任何的伤害。做这件事就是一个需要有勇气的事,人一旦有了勇气就不会在意任何别人的言论。”程青松说。

  至于包贝尔,最有力的“反击”,或许还是下一部电影。

  作者:叶珠峰(chinanewsculture@126.com)